72小时“旋风康复”重返选战,特朗普有没有吃了有没有药?

  • 时间:
  • 浏览:60
  • 来源:九州体育官网

资料来源:科学中心厨房

特朗普大选前感染新冠,让最新民调中拜登的支持率遥遥领先。仅72小时就康复,特朗普的用药清单能推而广之吗?

就在美国大选前33天,美国总统特朗普被诊断出患有新冠肺炎,并在三天后宣布康复出院。就像他以前宣扬的那样,特朗普确实成为了“最了解”SARS-CoV-2的美国总统。仅在三天内,特朗普就被诊断出患有新冠肺炎,住院治疗,康复出院,并在与拜登的电视辩论中表示,“新冠肺炎病毒正在消失”。

美国大选将于11月3日结束。特朗普确诊新冠后康复,让拜登支持率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目前最新民调显示拜登遥遥领先。(图片来自网络)

男患者,74岁,体重200多斤,作为典型的高危患者,川普的恢复非常稳定迅速。相比之下,同样感染了SARS-CoV-2的56岁的英国首相约翰逊曾因患病进入ICU。人们不禁想知道特朗普在短短72小时内用了什么“特效药”。这些神奇的药是医院里一直有,人人都有买,还是普通人只有望而却步?

特朗普在2020年10月1日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10月2日,白宫医生Conley SP向外界公布了特朗普的治疗方案(图片来自网络)

到目前为止,白宫公开给出的治疗和用药方法有8种,不仅有“网上名人”雷美司韦、糖皮质激素地塞米松、抗体鸡尾酒疗法,还有锌、维生素D、法莫替丁、褪黑素、阿司匹林等几种常见的药物和保健品。

新希望?抗体鸡尾酒疗法

在众多方法中,Regeneron生产的抗体鸡尾酒疗法(REGN-COV2)无疑是这份“总统药品清单”中最受关注的对象。

再生元公司制造车间。(图源:再生元公司官网)

简单来说,REGN-COV2是一种混合抗体疗法,由两种单克隆抗体REGN10933和REGN10987组成。这两种单克隆抗体不仅在人体内不相互竞争,而且以非竞争的方式结合到SARS-CoV-2尖峰蛋白关键受体的两个不同位点,大大降低了突变病毒避免单克隆抗体治疗的能力,从而更好地帮助人类阻断病毒感染,有效缓解新冠肺炎病患者的症状。

此前,再生源公司在官网上公开表示,通过对275例非住院新冠肺炎患者进行无缝式三期临床试验,他们认为REGN-COV2治疗确实有一定效果。据了解,在实验中,再生元公司将志愿者分为三组,每组接受单次注射8克(高剂量)抗体的鸡尾酒疗法,单次注射2.4克(低剂量)这种疗法和安慰剂治疗。当七天后对患者进行血清抗体测试时,研究人员发现,接受高剂量治疗的血清阴性患者不仅病毒载量下降最显著,而且症状缓解更快。

但尽管在临床试验中“表现突出”,REGN-COV2疗法至今仍未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的批准,医生只能基于同情原则,根据不同的病例进行给药。据了解,特朗普在治疗期间接受了基于这一原则的8克单次注射剂量。

对于抗体鸡尾酒疗法,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曾说过,在疫苗开发出来之前,“单克隆抗体疗法可能是最有效的解决方案”。

然而,共同指导临床试验的斯坦福病毒学家伊冯马尔多纳多(Yvonne Maldonado)博士也指出,业界对REGN-COV2治疗的认识仍有很大的提高空间。“8克的注射剂量是个人能接受的较大剂量。马尔多纳多说:“通常情况下,我们不会给人体注射这么大量的蛋白质。”“而且,我们还不知道哪个更有效(大剂量还是小剂量)。再生元公司也在研究单次减量是否同样有效。”同时,多年致力于促进全球公共卫生的比尔盖茨也公开表示,单克隆抗体疗法有很大的局限性。“治愈”一词不恰当,因为它对每个人都不同样有效”。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政府已与再生元公司签署4.5亿美元的抗体鸡尾酒疗法订单。但是,如果把这个顺序当成对普通人有利的抗体鸡尾酒疗法,可能是一个很大的错误。且不说这种治疗方法在美国还没有得到正式批准,《国际医疗保健质量杂志》在之前的研究中已经明确指出,过去20年中,已经批准的单克隆抗体治疗一剂的平均费用高达96731美元。如果按照川普的治疗方法(大剂量),采用再生元公司常用的三剂一联的销售方法,仅抗体鸡尾酒疗法就要花费386924美元。

又见面了,瑞德西韦

虽然他现在已经离开神坛,但他的名字出现在特朗普的用药名单上:伦德西维尔。对于这种“神奇的药”,各国的态度一直比较暧昧。

瑞德西韦药剂。(图源:AP)

在疫情初期,Remdesivir作为“全球希望”被各国寄予厚望,直到曹彬教授在国内的临床试验发表,人们才彻底打破了对这种“神奇药物”的过度幻想。虽然最初的测试结果并不令人满意,但包括世卫组织在内的许多国家和机构从未放弃探索瑞得西韦的疗效。在此期间,美国政府率先在伦德西维尔挑起“备货战”,一口气与制药商基列德签订了50多万剂的大订单,几乎买断了工厂近三个月的总产量,引发了许多西方国家的强烈不满;本月初,欧盟紧随其后,与Gilead签订了总价超过10亿美元、交货期超过半年的大订单.换句话说,伦德西维尔的“预备战”几乎已经白热化。

但是,再好的期待,也改变不了现实的残酷。10月15日,坏消息继续传来:由世界卫生组织领导的世界上最大的临床试验索利亚蒂宣布失败,这意味着包括伦德西韦在内的四种候选药物在治疗新冠肺炎方面“几乎无效”。然而,到目前为止,各国对雷德韦的态度仍然相当模糊。在支持伦德西维尔的“保罗鲁伊学派”看来,特朗普感染新冠肺炎,无论是在白宫选择药物还是他的快速康复,都是在特殊时期的一剂强心针。

那么,产量略有回升的Remdesivir的价格会不会更平易近人?不一定。根据《卫报》的统计,Remdesivir的公立医疗保险购买一个疗程的平均价格为2340美元,私人保险公司承保的患者至少需要3120美元才能进行一个疗程的治疗。

吸氧了吗?谜一样的地塞米松

据白宫医生肖恩康利(Sean Conley)称,特朗普的血氧水平下降,因此白宫医疗小组为他使用了两次地塞米松。对此,康利表示:“我们认为,在这种情况下服用药物的好处可能超过潜在的风险。”但面对这份官方声明,业内有人表示怀疑。

地塞米松。(图源:AP)

马萨诸塞州总医院传染病科主任罗谢尔瓦伦斯基博士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采访时说:“通常,我们只在紧急情况下,当我们感到有问题时,才会使用地塞米松。”。白宫披露的使用地塞米松的想法让他们感到“困惑”。

地塞米松作为甾体类药物,对——例呼吸困难的危重患者,尤其是血氧饱和度达到红线(小于90%)的患者有一定疗效。早在今年6月,英国牛津大学进行的一项研究认为,以10天为一个疗程,对需要呼吸机的重症患者适当使用地塞米松,可以将重症患者的死亡率降低30%。但对于轻度患者,随机使用地塞米松的风险很高:不仅会引起各种代谢问题,还会增加细菌感染的风险,甚至“增加轻度患者的死亡风险”。因此,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在新冠肺炎的治疗手册中明确指出,对于不需要吸氧或呼吸机的患者,医生不应使用地塞米松。

据白宫官方介绍,在治疗过程中,特朗普的血氧饱和度确实两次降至93%(正常人的血氧饱和度都在95%以上),但他“并没有感觉到呼吸急促”。即便如此,医疗队还是坚持给川普吸氧两次。

根据地塞米松和吸氧的治疗信息,西雅图华盛顿大学医学院肺与重症医学系教授兰德尔柯蒂斯(Randall Curtis)认为,如果吸氧甚至使用地塞米松,就意味着特朗普的病情没有看上去那么乐观。柯蒂斯说:“如果患者在停止呼吸氧气后需要氧气,这意味着病情已经恶化,更不用说地塞米松了。”。

法莫替丁,试一试也许没错

一般来说,法莫替丁作为一种非处方药酸抑制剂,主要用于治疗胃溃疡、胃酸过多引起的“胃灼热”和消化不良。早在今年5月,研究数据显示,10名未住院的新冠肺炎患者在服用法莫替丁后感到症状缓解。一些医生认为法莫替丁可能有助于减轻其他药物——(如阿司匹林——)对患者胃粘膜的刺激。

药店中常见的法莫替丁片。(图源:洛杉矶时报)

同时,根据美国哈特福德医学中心的一项研究数据,在该院收治的878例住院患者中,有83例患者服用了法莫替丁,死亡率和使用呼吸机的可能性分别下降了45%和48%。但值得注意的是,该项目的合著者、哈特福德医疗保健中心研究员杰弗里马瑟(Jeffrey Mather)也指出,由于本研究不是临床对比试验,而是流程调整,其调查范围较小,无法排除是否存在其他干扰因素,因此法莫替丁本身的治疗效果仍需进一步研究。

以防万一的阿司匹林

治疗期间,特朗普每天服用的阿司匹林也是一种“有争议”的体验药物。在疫情之初,阿司匹林曾是人们心目中另一种预防新冠肺炎的“灵丹妙药”。

“服用小剂量阿司匹林可以预防新冠肺炎”的谣言之所以流行,是因为人们对血栓形成的片面认识。——以前的研究表明,深静脉血栓形成是新冠肺炎患者死亡的重要原因,阿司匹林本身具有抗血小板聚集作用。

然而,血小板问题并不是血栓形成的唯一可能性。毕竟阿司匹林对凝血因子或血管膜问题导致的血栓形成几乎无效或作用不大。为了进一步了解抗凝障碍与新冠肺炎治疗之间的关系,科学家们进行了一系列深入研究:2010年7月2日,国际顶级血液学杂志发表了一项研究,并对新冠肺炎的3772名患者进行了感染前治疗试验。数据表明,无论患者是否提前接受抗血小板治疗或抗凝治疗,对死亡率或呼吸机的可能性都没有显著影响。

同时,普通剂型的阿司匹林口服会对胃肠道黏膜造成一定程度的损伤,严重时甚至会引起消化道出血,因此有医生建议老年患者根据自身健康状况服用阿司匹林。

硫酸锌、维生素D和褪黑素

硫酸锌和维生素D也出现在特朗普的用药清单上。

先说硫酸锌:锌是一种可以帮助人体提高免疫力的微量元素。许多人感冒时服用硫酸锌片作为保健品,以缓解感冒症状和持续时间。早在今年3月,美国医生弗拉基米尔泽连科(Vladimir Zelenko)就表示,他通过使用“硫酸羟氯喹片、阿奇霉素片、硫酸锌”三联疗法,在699名患者中奇迹般地实现了“0死0插管、100%有效率”的治愈率,于是泽连科向特朗普推荐了自己的治疗方案。但是考虑到另外两种药物的风险,白宫医疗小组只保留了硫酸锌片。

同样,褪黑激素作为一种治疗失眠的保健品,如今相当“网上名人”,曾经因为一剂药片而“出名”:得克萨斯州的医生理查德尼尔(Richard Neel)博士曾声称,他用褪黑激素疗法成功治愈了大多数新冠肺炎患者。无论褪黑素是因为这个原因被列入名单,还是因为它可以预防特朗普因呼吸困难导致的睡眠问题,白宫都没有给出任何官方答案。

至于维生素D,有一项流行病学调查表明,缺乏维生素D可能会导致患病风险增加。然而,到目前为止,没有证据表明维生素D可以帮助人们预防新冠肺炎,也没有证据表明维生素D可以治疗新冠肺炎。

根据美国非营利医疗机构公平健康(FAIR Health)的数据,一旦像川普这样60岁以上的新冠肺炎高危患者住院,他或她将不得不根据住院时间额外支付26,821-193,149美元。普通医保患者就是这样,更何况川普这种状态异常的高危患者,用药费用只能多,绝不能少。

对于普通人来说,特朗普的治疗名单似乎还是给人希望的。毕竟除了难爬的Remdesivir和鸡尾酒疗法,地塞米松和平均价格不到5美元的保健品似乎都是“廉价药”。然而,考虑到美国总统在访问期间使用了33,354架直升机,早在2016年,美国空中医疗援助的费用就高达每架直升机38,770美元。按照这个标准,用过两架直升机的特朗普,最多可以拿到7.8万美元的“医疗费用”。即使有医疗保险报销,对于任何一个普通的新冠肺炎病人来说,仅仅22,000美元的“交通费”可能是高的吗?